<兔>
這個冬天的森林籠罩在一片肅殺之中。幾個獵人帶著他們的槍來了,從此
以後我便失去了傑克。我瘋了一樣地在曠野裡狂奔,卻再也找不到同類,
他們彷彿在那一夜後集體消失了,也許是和傑克一起去了哪個叫天堂的地
方?
只是我呢?
停下來,豎起雙耳,我好像聽到些什麼聲音,是不屬於我們的腳步。然
後,他就出現了,在一簇灌木叢後,帶著詭異的笑。我竟然開心起來,這
是最好的歸宿吧,因為他是一隻狼!

<狼>
這個冬天特別冷,被稱為人的生物襲擊了這個森林,於是我永遠地失去了
我的安妮。他們都說,狼注定是孤獨的動物,我從不相信這樣的鬼話。可
現在我的肚子就和我的心情一樣,在冬天的風裡空空蕩蕩。
一陣狂風後,我看到了冬天的第一個獵物,我想我笑了,因為它是一隻兔
子。

<兔>
看著他一步一步逼近,卻沒有逃走的打算。我知道如果自己努力,未必會
成為他的食物,可是這樣做好像沒有意義。過了今天,我還是孤單的一
個,還是要為生計奔波,我太累了,我需要休息,我要去找傑克,在那個
叫作天堂的地方。於是,我閉上了眼睛,迎著他一步一步走過去。

<狼>
看著她一步步走近,竟沒有逃跑的意思。這只奇怪的兔子!閉上了她一貫
膽小的眼睛。她瘋了,還是我瘋了?我發現自己失去了最初要吃掉她的慾
望。這種遊戲並不好玩,我太累了,雖然我現在餓得幾近昏到。這個冬天
發生的事情太多了,先是安妮渾身鮮血地躺在雪地上,然後是一隻莫名
其妙的兔子慷慨赴死,我要好好想一想。

<兔>
他竟轉身跑開了,帶著不屑一顧的神情。真是個奇怪的傢伙,難道他不是
傳說中的狼?我鬼使神差地跟在他身後,亦步亦趨。我渴望他能轉頭看到
我,我渴望他像真正的狼一樣毫不猶豫地吃掉我,然後舔舔嘴唇,意猶未
盡地說:「味道好極了。」這種死亡對於我來說,是徹底而快樂的。

<狼>
我知道那只可憐的兔子就跟在我身後,她一定是嚇壞了,把腦子嚇瘋掉
了。我站住、轉身,誰料,迎著我的目光,她又一次慢慢地閉上了眼睛,
嘴邊蕩起模糊的笑,那抹笑很熟悉,安妮從前也會這樣莫名其妙地對著我
笑。
安妮!

<兔>
冬天裡一切不可能的事情都會發生。從前我的外婆就對我說過,因為冬天
的空氣中瀰漫著一種奇怪的能量,它會凍結所有生物固有的思維,讓它們
不由自主地瘋狂起來。
我寸步不離地跟著那隻狼,等待最後的結果發生,而他卻只是在野地裡漫
無目的地狂跑,偶爾停下來,用眼睛一遍遍地打量我,彷彿我不是兔子,
而是他的同類。
他的眼神很怪,時而冷漠,時而熱情,時而詭異,時而漂浮。而我卻在他
身上,嗅到了這個冬天裡唯一的溫暖,一種兔子恐懼的溫暖。

<狼>
開始習慣有一隻兔子跟著我在這個冷漠的森林裡奔跑,停下腳步的時候就
會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這種感覺很好。我從不認為孤獨是一種美妙的感覺,安妮在的時候不是,
安妮走的時候更不是。
還好,至少還有一隻兔子陪著我瘋狂,雖然我不知道她可憐的腦子裡想的
是什麼,可能她也像我一樣害怕孤獨。
停停走走,分頭找食,再不約而同地走到一起。兔子讓我想起在很久以前
和安妮在一起的時光。安妮曾經很人類地說過,這個世界並非只有吃飽了
那麼簡單。我開始想念安妮了。
可跟在我身後的,卻是一隻不折不扣的兔子。

<兔>
深深的積雪下面,能夠果腹的草根越來越少。
我變得一天比一天虛弱,而他還是沒有吃掉我的意思。我開始擔心,因為
猛然發覺自己竟在日復一日地依賴他,就像從前依賴傑克一樣。
傑克!那個從我生下來就注定與我相伴的傑克,那個有著溫存眼神的傑
克,那個在不久以前,還與我並肩前行的傑克。
而現在,只有走在這隻狼的身後,我才不會感到絕望。
而這個大而恐怖的森林裡,只有他,是我最親密的夥伴。就算他從不對我
說什麼,但在他的眼睛裡,我找到了久違的東西,那是從前只屬於我的眼
神,那是與危險糾纏的眷戀嗎?
故意與他走得很近,可以嗅到他身上特有的狼的氣息--陌生並帶有不可
抗拒的狂野。他堅硬的體毛時不時擦過我的身體,我開始興奮,全身發
抖,我以為他終於可以吃掉我了。
可他只是跑得遠些更遠些,又一次用馴良的眼睛緊緊盯住我。

<狼>
她和我走得越來越近,難道她不明白,她的味道是對我越來越空的腹部的
最大刺激嗎?她柔軟的細毛擦過我的身體,那是與安妮完全不同的感覺,
輕輕的,白色毛皮覆蓋下的肉體顫抖著,是這個森林裡唯一屬於我的溫
暖。
我不能抗拒。
可我是一隻狼,一隻在這個時候應該毫不猶豫咬斷她喉嚨的狼啊!
我只有選擇離開,遠遠地看著她的眼睛,眼神裡有著埋怨,是埋怨嗎?怨
我離她太遠,還是走得太近?

<兔>
我最清楚,深冬完全來臨了,他可以找到的活物越來越少,直至完全斷
糧。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吃掉身邊的我,雖然我們對彼此的依戀越來越
深。

<狼>
深冬徹底地來了,我可以找到的活物越來越少,除了身邊的她,雖然我們
看對方的眼神一日纏綿過一日。

<兔>
他終於在積累的飢餓中頹然倒下,棕灰色的毛皮已經失去了最初高貴的光
澤,還有緊緊閉著的雙眼,無不預示著末日來臨。現在,他是一隻完全失
去了進攻能力的狼,一隻倒在兔子身邊的狼。
這個世界太怪誕了,我沒有一點點快樂和僥倖,甚至感到害怕,怕他也會
像傑克一樣,去了那個叫天堂的地方,怕這個森林裡又只留下我一個,怕
死亡不肯來找我,卻一個個地把我最愛的東西拿走。那麼我是愛上了他
嗎?就像愛傑克一樣,但他是一隻狼啊!繞著他走了很多圈,我試著把自
己的身體全部貼在他身上,他太長了,長到我不知道怎樣才能將自己的體
溫毫不保留地傳遞到他身上。我是一隻無能的兔子,我沒有辦法保護任何
人。
難道我只能像那日看著傑克離去那樣,再一次看著他離去嗎?

<狼>
終於,我倒下了,飢餓讓我耗盡了身體裡最後一點能量,然後以極不光彩
的姿勢倒下了。
恍惚間,我看到安妮在不遠處向我微笑,同那隻兔子一模一樣的微笑,可
是那隻兔子呢?她是不是已經用最快的速度離開了日日陪伴的危險?還是
會留下來看著我一點點死去,她會流淚嗎?還是會笑?
我漸漸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只等候死亡之神把我帶走。天堂一定是沒有冬
天的地方,因為現在的我已經可以感到來自那裡的溫暖了,從腹部開始,
只是還很微弱。再見了,這個冷漠的森林。再見了,我最後愛過的兔子,
請你記住我。

<兔>
只有我!只有我的身體,我的血液可以讓他重生!
也許這樣的方式是他和我都想要的,從一開始,從我們的遊戲開始,不就
注定了這樣的結局嗎?
只是我沒想到,一切會來得這樣快,快到我剛剛開始對這個遊戲感興趣,
快到我剛剛開始對這個森林感到眷戀--遊戲就要結束了。
抬起頭看他最後一眼,他依舊保持著原有的姿勢,痛苦地躺在地上。低下
頭,我咬破了自己的爪子,讓血一滴滴流到他的唇邊。天太冷了,紅色的
液體很快就凝結在空氣中,摸上去像他的嘴唇一樣冷。我看到他皺了一下
眉頭,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。
把頭緊緊地靠在他的唇邊,最後吻了一下他的唇,讓我們結束這場瘋狂的
遊戲吧!

<狼>
血!難道還有活的東西可以吃嗎?我得救了嗎?我馬上就可以站起來了,
像從前一樣在森林裡自由奔跑了嗎?是的,只要我喝下這血。一個毛茸茸
的東西就貼在我唇邊,一定是安妮,是安妮為我找到了食物。哦不,是兔
子。毫不猶豫地咬住了那個動物的喉嚨,久違的血湧進我的身體裡,鮮
血的味道是那麼醇美,上帝啊,我就要活過來了!
我聽到了重重的歎息,在我的耳邊,那麼清楚那熟悉,好像不久以前的一
天,在那簇灌木叢前面一隻兔子的歎息。
掙扎著睜開眼睛,我被眼前的一切嚇壞了,兔子的脖子無力地垂在我的肩
上,喉管裡汩汩流出的血染紅了我的身體,甚至我的嘴角還滴著她的血
液,熱熱的,濺在雪地上面,開出大朵大朵觸目驚心的花來。

<兔>
他醒過來了,他的眼睛裡帶著恐懼,他被嚇壞了嗎?是因為我的樣子,還
是因為他喝下的是我身體裡的血?
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自己已經走到了天堂的門口,傑克站在門前看著我,
一直看出眼淚來。
有熱熱的東西流到我的臉上,為什麼是紅顏色的,為什麼落在雪地上,為
什麼開出觸目驚心的花來?我太累了,我不想再想什麼了,我真的需要休
息了……

<狼>
作為一隻狼,我做了一輩子最為狼族不齒的事情,在一隻兔子面前流下最
後的眼淚。
終於我還是孤單一個。
在這個冬天的森林裡,我得到了重生,卻失去了全部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ackalkao 的頭像
jackalkao

白帥帥

jackalk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